2012-08-12

IMMORTAL/楔子/修士艾德華




--------------------------------------------------------------------------------------------------------------------------------------------------------------------------------

此blog分級為限制級,內容涉及性、血腥與暴力,未滿18歲限制閱讀。劇中演員均受過專業訓練,請勿模仿。模擬市政府關心您。

--------------------------------------------------------------------------------------------------------------------------------------------------------------------------------






~橋港.紅堡~









如果說,吸血鬼的一天是從黃昏開始的,


那身為吸血鬼+貼身侍衛+活體枕頭的艾德華的一天,除了黃昏以外,


就是手(或腿)麻到沒有知覺,外加伴隨著強烈的飢餓感而開始的。









艾德華睡的很淺,絕大多數時候都比妮卡早起床。








他起床後不會離開,而是靜靜的坐在床沿等妮卡自然醒。


他堅持,有些承諾,要用一輩子來完成。








而與艾德華共處多年(從中世紀算到現代,應該超過千年了吧?)的妮卡,與艾德華有著高度的同步率,


通常艾德華醒來沒多久,有艾德華雷達的妮卡就會自動爬起來找人。












(Edward的暱稱應該是Eddie,翻成中文就是艾迪,個人認為艾迪很難聽,就小艾吧。)












當然這不是所謂的事前或是事後。


只是一個依賴心重的主子V.S一個無奈的僕人。




基於某些畫面不敢看的理由,妮卡起床後,艾德華會離開房間,讓妮卡換衣服。




離開房間後,不吃早餐的他會跑去天神臨時搭建的簡陋建身房槌沙袋。










他可以在健身房槌很久。




槌到天色漸暗,妮卡廣大事業之一的酒吧準備開張,他便隨便帶著幾個跟班去視查經營狀況。


 他通常不帶武器,他用不慣槍,但劍已經過時了。(哪個年代的人啊這個?)




騎士出身的他,總是看不慣很多事。


















































身為吸血鬼卻討厭血腥味, 這也是艾德華之所以長年處於飢餓狀態的原因。




把自己弄乾淨後,艾德華會開始一貫的視查作業。


說是視查,其實也只是看看有沒有人滋事罷了。










當然在酒吧中總是會遇上一些調戲良家婦女(?)的人渣。


































以及一些.....調戲錯對象的傻子。


















還有一些倒楣鬼。













當然還是會遇上一些老朋友。


















你屁啦!



就算再討厭血腥味,該吃的還是要吃。

不咬人是艾德華不願傷害無辜百姓(?)的騎士原則(?)。

所以血漿果變成艾德華唯一能吃的東西。


















結束視查作業,艾德會回到紅堡,他也不知道要幹嘛,就自己找事做。




























妮卡總是喜歡黏在他身上,他已經習慣了。








通常變成這樣,他也無心手邊的作業。








有時他也搞不清楚,這樣的關係究竟能維持多久。








一方面希望快點結束,一方便又希望不要結束。













換好裝後,他會很認份的讓妮卡靠著,並出借他的肉體(?)


















什麼時候變成這樣的,他也搞不清楚了。








他不喜歡這樣,卻又好喜歡這樣。




























這個問題要問施主你自己。

揪竟是你的神乎奇技?還是你的手指背叛了你的心?




在他用龜速幫妮卡脫完全身裝備時,妮卡早已深沉睡去。






接著他會安靜的躺在妮卡身邊,看著窗外發呆。 








下雪了。




雪總是會讓他想起很多事情。


































































下雪的夜裡總是令人傷感。








他還記得初識時的風景,


那個暴風雪的夜裡,他什麼都看不清,只看見一雙紅色的眼睛。






有些事情,要用一輩子來完成。


有些機會,錯過了就沒有了。


有些話,當時沒說,之後也不用說了。






天要亮了。








窗外的雪停了。














但不知為何,心裡的雪,卻下個不停。




















又是一個黃昏,吸血鬼的一天於焉展開。








一反常態的,妮卡醒的比艾德華早。



























































艾德華像往常一樣,起床後即前往健身房槌沙袋。








只是這次用的不是拳頭,而是自己的腦袋。












■  ■  ■  ■  ■  ■  ■  ■  ■  ■  ■  ■  ■   ■  ■  ■  ■  ■  ■



後記:




初識的情景我有拍,只是換了三座城堡都不是我想像中的樣子。

拍出來加上後製的畫面也不是我想像的那樣,就不放了,太爛了。

一直想著要重拍重拍再重拍,搞到自己都有壓力,還是放掉吧~~



文章內的用詞及對話或許都不夠唯美及言情,

但個人喜歡口語一點,比較像人類會講的話。



妮卡與艾德華的故事,

是一年多前我無意間聽到這首歌想出來的






我常這樣,一邊聽音樂一邊神遊。



哦,艾德華是處女座。



還有,關於紅堡。

這跟冰與火之歌沒什麼關係。

只是我不太會取名,取名取的太認真會覺得很中二(我家小人名字都很菜市場),

劇中妮卡的代表色是紅與白(白髮紅眼。我家小人都有代表色),所以妮卡住的城堡就叫紅堡了....

真要說紅堡有什麼原型概念的話,最像的應該是異形庇護所,座落在城市邊緣的歌德式古堡建築,

位置計劃是放在橋港蝴蝶公園那裡,跟迪克第一章一樣 

可惜的是迪克第一章裡的Waddesdon堡物件太多太LAG,沒辦法在裡面拍戲

所以我也很苦惱 ~"~ 



最後.....抱歉,我不是嚴謹的人,歷史跟數學都很差

就像我一直算不清迪克到底欠妮卡多少錢一樣,我也無法準確算出艾&妮的時代背景。

反正迪克的背景就是欠錢、艾&妮就是中古騎士與公主,不合理的部份,就當架空吧,

反正就這樣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