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8-01

REFLECTION/Ledger Line/Kiss The Rain





--------------------------------------------------------------------------------------------------------------------------------------------------------------------
此blog分級為限制級,內容涉及性、血腥與暴力,未滿18歲限制閱讀。劇中演員均受過專業訓練,請勿模仿。模擬市政府關心您。
--------------------------------------------------------------------------------------------------------------------------------------------------------------------




Ledger Lines:五線譜中的附加線,用以表示超於五線譜標示範圍的音高。在這裡是「支線」、「補完」的意思。











【2014.04.01 愚人節特別篇】



承reflection 第三章,尼歐帶著莉莉安至Monte Vista旅遊,與嵐煬擦身而過。之後……











【橋港】




 →尼歐  → 莉莉安








當尼歐自琴邊回過神時,窗外已近天光。

彈一夜的琴,就掉一夜的淚,琴聲總讓他想起很多事,想著就哭,總有些情緒無以名狀。

他望著窗外呆了半响,看著靛藍的天色翻出魚肚白,

接著日光金燦燦地灑遍橋港,絢爛刺目的讓遠處的高樓大廈看來都有些模糊 。



尼歐揉了揉臉,挪腿鬆開柔音踏板,交揉略微發痠的手指起身步至浴室。

他旋開水龍頭,伏身就水邊洗臉邊用指腹輕揉眼眶,光憑觸感就知道自己整個眼圈都腫了。

爾後攬鏡對照,揮去從瀏海滴落眼簾的水珠,

定睛觀察自己面容後抹了把臉,經驗判定這紅眼圈不經半天不消,

無奈呼了口氣後隨手拿副墨鏡戴上,上至二樓喚醒莉莉安。





:(捲著棉被安睡著,耳朵還塞著耳塞的樣子,看來莫名可憐)

:(爬上床將莉莉安摟進懷裡,拔掉她一耳的耳塞)…起床了,討債鬼。

:唔……(轉醒,睜開單眸瞄了眼尼歐後縮進尼歐懷中彌留)爸爸……你戴墨鏡幹嘛……

:等會兒要進錄音室。(輕撫莉莉安的後髮)

:歌寫完了?(抬臉望向尼歐)

:(在莉莉安額側印上一吻)…妳上樓沒多久就寫完了,起床吧。





父女的晨間日課一如以往,圍繞著日常瑣事餐飲說笑打轉,雖是看似無聊且又平淡的反複循環,卻令人心安。



把莉莉安送上校車後,尼歐也發動摩托車前進至錄音室。

待到錄音室,尼歐拉把椅子著手進行謄譜作業,但謄完譜要填詞時,腦中卻一片空白。

明明有很多想說、有很多情感可紓發,卻進退得失的難以下筆。

他是什麼時候變成這樣的?

真正想說的說不出口,所以沉默。



:……(放下筆,身軀向後倒向椅背,閉目思忖解救之道)

:(睜眼)……這次就不要詞吧。



決定方向後,尼歐著手進一貫創作作業,將節奏加快remix成舞曲版。







不久舞曲版kiss the rain公開面市,發布短短數天即紅遍橋港,成為橋港各大夜店熱門曲目。



其後,尼歐應邀來至夜店,方踏進VIP室即聽聞店內播著自己的歌。

那本令他心碎淚灑一夜的哀淒曲,在經過加速混音重編後已面目全非,卻沒人聽出異狀、沒人發現。

看著舞池中隨著節奏舞動的人們,突然間,他覺得這一切都顯的諷刺且荒謬。

每個躍動都像嘲諷他的心碎,每個踏步都彷彿踩著他流過的淚。

事已至此,他能做的也僅是哭笑不得的享受這份自作自受的痛快。



『愚人節快樂,這殘酷的世界。』



他在心底這麼說。

對世界說,也對自己說。










【Monte Vista】





  → 嵐煬 → 謙謙




在廣場巧遇尼歐與莉莉安後,嵐煬開始留心起尼歐這人。

雖說在路上巧遇藝人不是啥了不起的大事,

但鏡頭前一向風風火火的尼歐竟然靜悄悄的出現在Monte Vista這個與他形象極度不符的古典城鎮?

這讓他有股奇異感,看上去似乎象徵著某種變動。



過去,他是一直知道有這藝人的存在,但他一向對音樂沒多大興趣,也不愛吵,

自然提不起勁去聽尼歐的創作,更遑論去了解這人,

怎料廣場上的驚鴻一瞥倒勾起他的探究慾。



嵐煬一手按鍵盤一手滾滑鼠,草草在網路上搜尋尼歐的點滴。



獲知尼歐花邊不少,人品評價褒貶不一,而音樂創作則是慢歌勝於快歌,

可奇妙的是,明明慢歌做的比快歌好,尼歐卻把大多數 的慢歌賣給別人,自己只留下少數,

甚至作出『要不是為了專輯曲目間的收放著想,老子連一首慢歌都不想留』這種宣言。





:……?(看著『老子連一首慢歌都不想留』這句子發楞,思索著背後動機)

:學、學長,你在看、看什麼?(自鄰座探頭看嵐煬電腦銀幕)

:誰準你看我電腦的?(抄起桌邊的報紙捲成一捲,起身敲謙謙腦袋)

:啊!對、對不起,你在查尼歐啊?(歉然縮頭)

:……(沉著臉瞪視謙謙,不發一語)

:尼歐最近發了舞曲,要、要聽嗎?我傳給你!(深怕觸怒嵐煬,連忙討好)

:舞曲?





思量舞曲應是比鬼吼鬼叫的金屬樂順耳些,聽聽無仿。且回座將視線轉回電腦。



「傳來吧。」嵐煬說。



收到謙謙傳來的mp3檔,嵐煬點選播放,讓樂聲響遍辦公室。



聽著聽著,總覺得哪裡不對,似隱隱透露出某些端倪,好似多了點掩飾、披了層偽裝。



為驗證自己的猜測,嵐煬試著著手清除主旋律外的其它樂音。

費了番功夫總算把他認為的雜音去除乾淨,爾後再將全曲速度放慢 ,還原該曲應有的風貌。








搞定後挪步至茶水間沖了杯咖啡後緩步回座按下播放鍵,邊喝咖啡邊聽悲淒的樂音在辦公室內流淌。

就著旋律,嵐煬隱隱約約感覺心底似乎有些什麼被觸動,

但那是什麼?及代表什麼?他還不知道。





:這、這首歌有、有那麼悲哦?(聽聞樂聲訝異的抬頭驚望嵐煬)

:……『表面是明白易懂的謊言,背後是無法理解的真相。』(思索片刻,給了個簡潔的答覆)

:啊…這、這句話好熟……(抓頭)

:叔本華,意志與表象的世界。(淺嚐了口咖啡)

:咦?是他說的嗎?!(訝然)





「正解是米蘭昆德拉,生命中不可承受之輕。」嵐煬面不改色:「愚人節快樂。」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