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4-16

Bad Trouble:貝斯 & 小白(Bass Clef & Treble Clef)





【BAD TROUBLE】


以譜號為名的雙胞胎兄弟。

Bass & Treble ,合稱Bad Trouble。

與阿橘(Chord)及豆芽(Stave)是四兄弟關係。
長幼順序是:豆芽(Stave)→貝斯(Bass)→小白(Treble)→阿橘(Chord)





要談bad trouble這對雙子,要跳過較年長的貝斯(Bass),從小白(Treble,崔博,太難叫,下暱稱小白)開始講起。

世人總謠言雙子中總有一個特別邪惡或有所殘缺,而在bad trouble這對雙子中,壞掉的那個就是小白。

小白天生對痛覺的反應較為遲頓,自脫離襁褓開始學步後,便不斷做出傷及自身的危險舉動,讓父母與長兄深感困擾。自雙子出生後,為了提防小白弄傷自己,橘媽跟豆芽(Stave,長兄)可說是24小時輪班盯睄,直到阿橘(Chord,排行老么)出生、雙子聽的懂人話後,注意小白的任務便轉移到一直跟小白形影不離的貝斯身上。

對把小白視為生命共同體的貝斯來說,每天照顧小白、檢查小白的身體、幫小白弄乾淨……等諸如此類,任何人都會覺得厭煩的事,在他看來是種理所當然的自然而然,而小白也樂的把自己的人生往貝斯身上放,凡事都任貝斯打理,自然而然的養成了懶洋洋及邋遢的德性。

相較於小白恍份的性格,貝斯就顯的機靈且聰明許多,為了便於掌控小白的動靜,便主張讓小白穿白衣,這樣他才好知道小白身上哪邊不小心擦撞到、哪邊又大意受了傷,因此,小白一年四季總穿著白衣出沒。

因小白對痛覺缺乏敏銳度,故出手從不知輕重,一個不小心就容易弄傷別人,既便他本無意傷害對方。

對絕大多數人來說很過份的事,小白皆難以理解其嚴重性,
甚至還會因缺乏同理心的關係,覺得別人痛的表情扭曲還會哎哎叫相當滑稽及有趣。

比方小學上課時,貝斯提醒小白拿筆要注意筆尖,被筆尖戳到會痛。小白反問會多痛?貝斯答不上來,小白便伸手要往自己手臂上戳,貝斯見狀急忙攔阻,後隨手拉過前座的同學對小白說:「要戳就戳他」。小白想也不想便拿筆直往同學身上刺,從貝斯的縱容及同學的哭喊哀嚎聲學習被筆尖戳到會有多痛及多好笑。

這些事貝斯都看在眼裡,但不到必要他不會制止,
偏偏會讓他覺得「必要」的門檻似乎也挺高,助紂為虐對他來說是娛樂性十足的好遊戲。

自小學拿筆尖戳人後,貝斯與小白開始拿同學開刀,隨著年紀增長,兇器一次比一次離奇、手段也一次比一次過份,數次把父母鬧上學校也不見其改善,直到某回小白差點把同學弄瞎後讓橘爸徹底抓狂,抓住小白便是一頓痛打,偏偏小白不怕痛,無論棍子怎麼落他身上他也只是嘻皮笑臉,此舉讓橘爸更氣,下手越發狠戾,不管橘媽怎麼勸,棍子還是一直往笑嘻嘻的小白身上打。

在旁罰站的貝斯不忍小白被揍,衝上前想要攔阻,反被豆芽(Stave,長兄)一把摔在地上,貝斯救小白心切,與豆芽打了起來,但無論身材體形皆不如豆芽,只能處在被按在地上打的狀態。

此時奇妙的事發生了,本來嘻皮笑臉的小白看到貝斯被毆,竟然開始大哭,邊哭還邊想往貝斯的方向跑,而貝斯見小白哭,原本激動的情緒也緩和下來,躺著任豆芽的拳頭落在自己身上,擋也不擋,靜靜的看著小白,頗有安慰的姿態。

這家人終於明白小白這惡鬼不是不會痛,而是他的痛覺長在貝斯身上。

要牽制小白最好的方法,就是拿貝斯開刀。

橘爸緊拉著掙扎中的小白對豆芽下令:「繼續打」,於是形成一副「貝斯靜靜的任豆芽揍,而小白在旁大哭」的奇異景像。


貝斯被毒打事件過後,小白總算學會了什麼叫痛。










下收 2014.04.18 於 PLURK發表的純文字小劇場。




【浴室】

貝斯:(膝頂浴缸邊緣,欺身旋開水龍頭注水,忽聞腳步聲,側頭瞥了眼半掩的浴室門)

小白:(抱著盥洗衣物踏進浴室,將衣物置於架上後著手脫衣)

貝斯:(盯著小白脫衣的動作,詳細檢查小白身上是否有異狀)

小白:(脫個精光後攤開兩手對著貝斯自轉一圈,好讓貝斯看個仔細)

貝斯:(目光掃過小白全身,停在小白的左腳小姆指的淤青)……腳趾。

小白:欸?什麼時候弄到的?(低頭瞄了眼自己的腳,後坐到浴缸邊緣抱腳檢查腳小趾骨是否有歪斜或斷裂的狀況)

貝斯:(近身觸摸小白淤傷部位,邊確認傷勢邊自問為何沒注意到)沒事,只是普通撞傷。

貝斯:(回想在校一整天的活動情況,想想只有小白拿板擦追3B班那個衰鬼時他動作慢了一拍沒跟上)…應該是你追3B班那個衰鬼衝太急撞到什麼東西。

小白:(跟著回想)啊…是好像有踢到什麼東西。

貝斯:踢到啥?(摘下眼鏡將眼鏡置於置物架上,邊說邊轉身對著小白脫下全身衣物)

小白:想不起來。(瞄了眼貝斯,雙眸放空,腦海裡只記得拿板擦狂巴衰鬼頭的爽感及衰鬼那頭被粉筆灰染白的頭髮)

貝斯:你衝太快,轉身動作也太大,下次再這樣難保腳踝不會又脫臼。(探手確認浴缸水量及水溫後,調整水流轉至蓮蓬,拿著蓮蓬沖將小白頭髮打濕)

小白:…抱歉。(低頭任水自髮頂淋滿周身,想起中學時把腳踝弄脫臼貝斯快瘋掉的模樣,心裡挺不是滋味)

貝斯:不是你的錯。(是我,我早該注意到你姿勢不正。邊如此想著邊將蓮蓬頭轉向自己著手洗頭)

小白:(於髮抹上洗髮乳,就水搓揉起泡。隨著揉髮動作,一小團泡沫滑落前額。)

貝斯:(盯著小白額間上的泡沫,測試性的按兵不動,暗忖小白何時才會注意到。)

小白:有點冷,水可以再熱一點嗎?(抬頭望向貝斯,絲毫沒注意到泡沫的動靜)

貝斯:不行,已經很燙了。(繼續盯著小白額間的泡沫,只見泡沫逐漸下滑至小白眼簾,正常人這時早被洗髮精的刺激性給驚的連忙洗眼睛了)

小白:啊…真麻煩啊我…(縮腿垂肩嘆息,完全不把入眼的泡沫當一回事)

貝斯:注意點就好,不麻煩。(看著小白心想:果然,最容易忽略的就是這種小細節,要是他不在,小白豈不每天給洗髮精洗眼睛?這要不了一年視力就受損了吧?)

貝斯:(側身探手拾起浴缸旁的臉盆,用臉盆舀取缸裡的淨水)

貝斯:來,把眼睛洗一洗。(遞上臉盆對小白說)


高中畢業在即,接著就是大學,大學畢業後呢?未來該怎麼辦?他不知道,他只知道他非得找出解決方法不可。
絕對有條路可以讓兩個人都好走,絕對有,而他要把那條路找出來。


【沐浴畢】

貝斯:太近,再後退十公分。(盯著小白拿吹風機吹頭的動作與姿勢)

小白:(將吹風機拿遠些後繼續吹頭)

貝斯:……(思索是不是該把小白頭髮剪短些,頭髮長度與吹風時間呈正比,頭髮越短的話被吹風機燙傷的機率越低)

貝斯:……(既然如此,乾脆剃光不是更好?就再也不用碰吹風機了)

貝斯:……(可是頭髮有保護頭部的作用,沒有頭髮誓必要找能保護頭部的替代方案)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