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6-16

活動/點名活動:醫生與病人




心博每分鐘62下,不快也不慢。





明明就沈睡在身邊的人兒卻令人感覺遙遠,

如兩條緊貼著的平行線,貼緊著往外延伸卻沒有交集的一日。




是否我們都對彼此存有太多不該的慾求,

如果摒除個人慾求是不是就可以更貼近一點。




這一路上就只是苟延殘喘維繫著我們之間殘破的關係,

無法彌補的空洞,就只是空守著房間裡濃重的煙味與沉濁的破敗。




那句話是怎麼說的?置之死地而後生?

如此不加考慮的激情是否拾得回我們應該擁有的關係。




已習慣用這樣的方式去與你相處。

像是固守著某種封建的格式,舊有的節奏,

用著老舊的目光相同的角度來看你,熟悉你,




用手指感覺你的溫度,撫過你的臉。




我們像是什麼,行在未知途徑上的窮寇?

沾黏住彼此深怕著彼此的逃離換來的終究寂寞。




無可避免的,我們的膠著已形成無形的鎖鍊,若要掙脫只會血肉模糊。


若是脫除這層慘淡就見著裡頭的空無一物。

我們血肉底層埋葬著的空無一物。












--

沒梗只好把以前寫的散文塞進來(欸你

大概就病態醫生為了留住情人而把情人迷昏的故事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